开课通知
开班时间:2017-04-14至2017-04-16
开班时间:2017-03-10至2017-03-12
开班时间:2017-03-03至2017-03-05
开班时间:2016-05-13至2016-05-15
为什么选择紫荆管理培训中心

位于国内最顶级的学府——清华大学,清华大学环境优美,人才辈出,中心学员在读期间与清华在读学生一样生活学习,可以深刻感受到最原汁原味的清华大学学习生活方式。

班级风采
天池潭水深千尺,不及班级同学情...
         --记房地产19班关东第一山长白
投融资与资本运作高级研修班20...
         --上课侧记 2014年8月7日
"小球中的大能量"
         --记华商37班羽毛球赛 炎
友情链接
紫荆会客厅
采访时间:2011-05-19
采访人物:于晓非

于晓非简介:著名佛教文化研究专家、印度宗教研究专家、中央党校教授、北京大学禅学社首任名誉社长。于先生生于北京,汉族,无党派,毕业于南京大学天文学系天体物理学专业。在浙江省普陀山普济寺了空法师处受三皈依,法名“根培”。
        于先生对科学、哲学与宗教的关系有深入的研究;尤其对于中国和印度古典文明有很深的造诣。为人大度、热情,演讲风格独具,有着特别的激情与活力。

        在采访于晓非老师之前,我轻轻地推门走进教室,跟着中心的同学们一起听了于老师一堂课。于老师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温文儒雅,讲话的声音也很温和,在课堂上没有ppt,没有讲义,但是于老师几乎没有停顿就把整堂课讲下来,期间还时不时赢得同学们的掌声,足见他的博学多才。

时间:2011年3月16日
地点:清华大学
记者:于老师,您好!我是紫荆中心宣传部采编刘小康,今年我们将在我们的网站上新增一个栏目——紫荆会客厅,这个栏目主要是跟我们中心的老师、学员等进行交流,进行一个简短的访谈,很荣幸今天我能采访到您,接下来,就您跟佛学的渊源等方面来问您几个问题。

记者:于老师,我知道您毕业于南京大学天文学系天体物理学专业,这按我们平常的观点来看,应该算得上是一个研究科学的学科,您怎么就改为研究宗教,对佛学感兴趣呢?
于晓非:我最早上学的时候是研究天文,这算是科学哲学,跟工程技术那样的科学还是有差别,这门学问研究宇宙的起源,从何而往何到而去的问题,会对社会做更深刻的思考,更关注形而上学的东西,这些跟哲学、宗教等都有着密切的联系,这几者的研究也是不相冲突的。而我最早接触佛学,是1982年暑假我去普陀山的时候,遇到普济禅寺的了空法师,在那里我跟他聊了好几天,感觉到佛学中有着很深的道理,从那之后,我就开始对佛学感兴趣。

记者:除了佛教,您有没有对其他宗教进行研究,有何感受?
于晓非:我起初对佛教很感兴趣,在研究佛学到了一定阶段后,有个老师说我要真正对佛教感兴趣,应该去学习梵文。不读原典,很难领悟真正的佛学,他还举了一个例子,像研究《道德经》、《红楼梦》,如果您不懂中国文字,不懂中国文化,这是什么个状况?虽然中国历史上有很多佛学研究者,他们翻译也很好,但是跟原典相比,还是存在很大的差异。于是在他的建议下,我去了北大学了两年半的梵文,研究了梵文后发现,印度是一个巨大的宗教博物馆,佛学只是其中之一。在研究了梵文之后,读印度的佛经,知道释迦摩尼为何强调众生平等,他是针对波罗门的,是有针对性的,有背景的,像这种,让我眼前一亮,发现印度佛经里面有很多值得我去学习的。这个博物馆里面支系庞杂,我花了好多年的时间把脉络理清,最后得出一个重要的结论,印度的文化传承比现在印度学者认为的文化更古老,这就叫tantra,这个传到西藏去了,这就是藏传佛教为什么跟汉传佛教有那么大的差别传,因为它有另外文化的源流。这个的历史在四五千年以上,而通过这个知道,tantra文化的时候,是印度的母系氏族时期。而通过研究印度文化再回过头来看中国的儒、道宗教文化,这就一目了然,中国的孔孟儒家文化,传承男权文化,道教传承的是两千五百年前的母系文明,这是中国文化传承的文化差异,这个是我最近最大的发现,研究这些最大的心得,我现在所有的思考都在这个问题上展开。

记者:在跟佛学接触的过程中,您有没有记忆比较深刻的事情?
于晓非:刚开始接触佛教的时候,第一个老师是四川的贾提畴先生,他三十岁不到就做了阎锡山的幕僚,非常聪明,也曾做过达赖喇嘛的秘书,为此还蹲了十年监狱,是佛教禅宗的大家。他让我学到了佛教是智慧,以前感觉佛教是老太太烧香拜佛的,从他这知道了佛教是智慧。第二个影响我的人是法源寺的黄念祖大师,听他讲大乘无量寿经,讲到四十八院,他泪流满面,让我顿悟到了佛教是有信仰、是慈悲的,这是我学佛过程中一个很大的转变。第三个让我感到深刻的是刚才讲的那个建议我去研究梵文的韩镜清先生,他是中央民大学的教授,研究梵文、藏文,是北大汤用彤先生的弟子,他埋身于书桌前七十年,沉醉于学问,是对我影响极大地一个人,不见韩老,您就不知道这个社会还有如此可以静下心来研究学问的人。这三人对我的影响,便是我跟佛学接触过程中,记忆最深刻的事情。

记者:我们这里的学员主要是来学习企业管理的,依您的观点,佛的智慧该如何融入到企业管理中?佛学文化在企业管理中有着怎样的作用?
于晓非:在课堂上,我主要给学员讲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等一些基本问题。关于文化,“文化”,这个“化”字,是一种融化,无论中华文明是好是坏,他都早已融化到我们中国人的骨子里面去。我讲中国文化,不是要搞出一套中国文化与企业家的管理史,不过是想唤醒大家,其实我们每一个人已然在中国文化之中,我们学西方管理,但我们每天所思所行都在中国文化里面,想摆脱一时半会也摆脱不了。还有一点,我给大家讲中国文化,主要是讲中国文化的差异性,而不是共性,阐述这种文化独特的其他文化不具备的地方,其实我们在平常的生活中,要承认差异,理解差异,尊重诧异。传统文化与企业管理的融合问题,一百个听众,就有一百种理解,一百种结合方式。每个人听完我的课都有着自己不同的见解,不同的感悟,也运用在不同的方面,且不局限于企业管理这一方面,至于具体哪一句话,我觉得这个很难说,也很难定。


记者:到最后一个问题了,想问一下您,在我们紫荆管理培训中心上课,您有什么样的感受呢?
于晓非:这里的管理很严格,学员素质都很高。这里有督导,会对老师的课提出建议,所以老师来这里上课,会有一种无形的压力,会用心去传授知识给这些学员。